欧宝娱乐app平台

【门球人生】门球场上的耕耘者——孙卫东

Posted by admin

人们常说,喜新厌旧,是人性的常态。可是在门球场上玩儿起对抗赛来,喜旧厌新,却是一种必然。记得我刚打门球的时候,不想练球,看见人家玩对抗赛,就想参与。有时他们一个人打两个球,也不愿意让给我参加打一个。今天想起来也可以理解,就像打牌一样,人家拿了一手好牌,你一上去就给人家打个稀巴烂,把王牌球送出界,打不着球还给人家当炮弹。人家厌恶咱,也是常态,谁让咱是新手呢?可他们老手也有打不住的时候,他们打不住的时候,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:这球距离那么远,孙卫东来了也打不住。这球儿离边线这么近,孙卫东打了也会丢。 有时候红、白两方对球是否犯规而争的面红耳赤,一方总要拿起手机,拨通孙卫东的电话,让他来判定。每当这时,我心里就猜想,孙卫东何许人也?是省里的,还是市里的,他的球一定打的不错。

2017年刚过完春节,市直门球协会和老干部管理局为了吸引更多人参与门球运动,壮大门球队伍,决定在世纪广场三个场地中,专门留出一个场地,举办为期三个月的门球培训班。这可是一个创新的举措。当时这个培训班里请来了三位教练:国家级裁判员孙卫东、国家一级教练员方刚、老体育工作者余挺虎。并且来了好多新学员,后来从这培训班里走出了好几位门球精英。

开班的第一天,我早早的来到了球场,只见空荡荡的球场上,只有一个人。从那人高挑的身材和一身运动装的打扮,我一眼就判定,他就是门协主席刘信大姐请过来的教练,望着他,内心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。原因是我在学校当了多年的教务主任。对上课铃响了还没有走进课堂的教师常有些不满,喜欢那些预备铃声响过,就站在教室门口等着上课的老师。今天这位门球教练,第一个早早到球场等着球员,职业的敏感性告诉我,他一定是位责任心很强的教练。

这时刘信大姐从球场外远远的给那人打招呼,高声的喊“卫东, 你咋来这么早。方刚教练也马上就到”。噢!原来他就是孙卫东,我不由细细的打量着他。高挑的身材,白皙的面容,高高的鼻梁,有点祖籍是新疆人的味道,更有专业体育教师的范儿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孙卫东教练是驻马店二高的体育教师,国家级门球裁判员,一级门球教练。球龄已经将近30年了。曾在洛阳新安、江西婺源,担任过全国门球青少年夏令营、冬令营的主训教师。也是全国首批门球执裁志愿者,多次自费到比赛现场去执裁。

在这三个月的门球培训班里,我每天都被孙教练的一丝不苟的教学态度感动着。由于市直门球协会刘信大姐和我校管老干部小崔的拉拽,培训班里就有我们职业技术学院七个新学员。这七个新学员,过去都是学校里的骨干,退休多年,在培训班里相聚,都感到既兴奋又新鲜,手杵着球棒,打球的时候,没有聊天儿的时候多,俨然就是一帮不思进取,上课还做小动作的差生。

有一次,我听见一位长者,悄悄的对孙教练说:你看职院的那帮人,只顾拉家常,就不练球儿。

孙教练小声说:“别急,她们领进来,我们就得留得住,只要不停的加柴,水就有开的那一刻。”听着他们的谈话,我心里偷偷的笑,这位孙教练,把门球的发展当成了他自己的事业,怕我们溜跑了,还在动心思掌控我们哪。

在他诲人不倦的引领下,我们都收起了玩球不恭的心,没有一个人中途退场,等培训班结束时,我们都掌握了门球的基本功,真的迷上了门球运动,要是一天不去球场,好像少了点儿什么。

说孙卫东教练,把门球的发展当成了自己的事业,这种说法一点也不为过。三个月的培训班,他从未请过一次假,在球场上,他从打球的本质、规律、技术和技巧,都不厌其烦的讲解着,耐心的示范者。就连对球场的比赛应该有的姿态和风度,输球不能输格局,赢球也要赢品性,把训练当成比赛,把比赛当成训练的道理,他都不放过讲解。

他常说的话就是,打球不但要用手打,还要用心打,不用心打,你即使有30年的球龄,那也不过只是在球场上重复了30年而已,打球如流水,活水般的打球,你会日积月累的改变着,提高着,死水般的打球,你会一成不变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也适应于门球竞技。他那深入浅出,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教学方法。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2017年6月,中国门球公开赛天中队在南阳的赛场上,他带领的团队获得团体赛第二名。孙教练被中央体育CCTV5频道记者采访,并上了电视直播。2019年河南省迎新春门球大赛,他带领天中队方刚、王宪法、和三位新学员张书娜、潘艳丽、杨洁通过奋战,荣获团体第一名和精神文明代表队的荣誉称号。

曾几何时,门球运动曾风靡一时,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龄化的到来,那些喜爱打门球的第一代打球人,已渐渐老去。在当今快节奏的时代,在没有涉足门球运动的初始。站在门球场外的人,通常认为,门球运动节奏太慢,没有刺激性和观赏性。门球的发展已经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局面。球场上的裁判员也是越来越少。孙卫东老师看在眼里,犹在心中,怎样打破这个瓶颈,让更多的人走进门球场打门球,让更多的人加入裁判队伍。他在不断思考着 、探索着。难能可贵的是,在他的努力和呼唤下,在门球场里来了一群新的打球人。他把这群人分为三种类形:

他对这三种类型,因人施教,因材施教。大众教学,个别辅导。他每天把时间分为两部分,一半时间按他出的题目专门训练,一半时间以打代练。 即让新学员提高了实战能力,也让康乐型的学员有了玩耍的兴趣。对于裁判队伍的建设,他更是费尽心机。他经常和王宪法一起占用社区的办公室去培训裁判员,给学员们讲解裁判的规则和规范的动作。驻马店的大多数一级裁判员,都是由他来培训的。

他就像一位老农珍惜着门球场这块土地。一年四季,不懈的耕耘着。曾经说过:“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,不做坏事”他长年累月的这样做,该需要有多大的毅力啊!

有时候我猜想,他这样做,是想让门球事业发展壮大吗?但这对他来说,真的有很大的关系吗?他是想储备门球人才库,将来为门球大赛做准备吗?还是因为圈子素静,内心淡泊宁静,才去心无旁骛,专注于门球事业呢?是因为打球的清静,可以远离是非,给自己一个宁静的港湾呢?他是否有内心甘于孤独,又渴望被理解的情怀呢?带着这些问题,我曾经半开玩笑,半认真的问过他。他也半开玩笑,办认真的回答道:我本是一位体育教师,这是我的一种职业的习惯。只要我不把你们这群球友领散了就行。打球的人少了,我觉得就对不住市里给咱们修的那么好的球场。大家都健康啦,不也是给国家省钱吗?

听了他朴实的话语,我突然感到:在门球场上,他就是一位始于兴趣、精于球技和裁判、乐于奉献、忠于人品、久于真心而默默的耕耘者。我想,驻马店像孙卫东这样的门球场上耕耘者多了,那驻马店的门球运动还会愁不蓬勃发展吗?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