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宝体育直播

50年前瓜乡平湖的人们是如何吃西瓜的?

Posted by admin

今年六一儿童节,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和生活的地方韩家埭,一晃过去了五十年。特地去了那里及周边,虽已面目全非,但依稀可寻找到当年的踪迹。

韩家埭位于平湖市中心人民西路上,著名景点、文物保护单位以及凝聚建桥工匠智慧的当湖第一桥南侧,现由韩家埭商城和新村组成。东邻万安桥至人民西路二号桥的一条小河,南起人民西路,西至市河,北邻西小街。

韩家埭周边纵横交错的小河、迂回曲折的深巷、狭弄、小桥、绿树掩映的长廊和凉亭,还原了浓厚的江南水乡特色。

童年时期是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那时韩家埭处在县城的西南角边缘,南北走向,长约百余米。东邻万安桥至西杨家桥间小河的河滩,西接蔬果社蔬菜地至市河。西南方向就是农村了,北接安吉弄。假期或空闲时间,结伴时常去周边玩耍。

安吉弄随着拆建而消失,韩家埭则一分为二,韩家埭与朝南埭,中间是人民西路。

虽早已搬离但每次路过韩家埭,都会想起在那里度过无忧无虑和充满欢乐的童年时光,故对那里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和眷恋。

然而承载着小城历史文化的小巷弄堂,在城市建设改造拆迁进程中,正逐渐的消失,建筑物虽建造一新,但曾经童年生活过的地方,留下的也仅仅是历史的记忆了。

那时去城里和读小学那会儿则必须经过韩家埭北面的安吉弄,安吉弄也是南北向,巷长约百米,宽约4米,安吉弄北口就是当湖第一桥,西侧有一个石库门,里面长石板铺成的天井,周围二层砖木结构老房子是当年曾就读一、二年级的万安桥小学。近几十年的城市改造,安吉弄被拆除而消失(现为韩家埭商城二号楼位置)。记得弄内及西侧民居大多是有着百年历史的清末民初建筑,粉墙黛瓦颇具江南水乡风格。沿河的人家,后门都有河埠头,房屋间狭小的弄堂通往河边踏渡头,如时间能停止,真希望再走一趟这石板小巷,享受那份静谧的时光。

韩家埭沿河的一些建筑都已二层砖木结构为主,到是后面有几栋原大户人家建于民清时期,防风火高高马头墙的豪宅。用长条石板铺成的天井,房屋间连接着长弄和过道,小时候官兵捉强盗游戏和听大人讲故事都在那里。

那些年代久远砖木结构的老房子外墙,有些长出了绿色长藤植物,夏天里满目葱翠。屋子的木门窗在开启关闭时,时常会发出“吱噶”的声响。

在生活物资和食品匮乏年代,居民日用品大都配给制凭票供应,棉布、粮油、豆制品、猪肉等都要使用票证。记得为了凭票九分钱买三块豆腐,则要起个大早去排队才能买到。

西门大街孟家桥东堍有个豆制品店铺,大早就去排队,看着老板很吃力的推或拉着装满豆制品的铁管平板人力车,从大街上方桥头豆制品厂拉到店里。队伍里有几个大人会帮他把装豆腐的木架板搬到店拒台上,当然老板也会把豆制品优先供应卖给他们。

记得有一次早晨起床晚了,走了二十来分钟才到店铺门口,排在队伍后面,轮到自己已经卖完了,带着沮丧的心情回到家里,当然免不了受到大人的一顿训斥……

从万安桥至西杨家桥间的一条小河浜宽约十米,河水随着潮汐而涨落。除雨季外,河水常年清澈见底,河底的水草和游动的鱼儿一目了然。居民们都是在小河踏渡边淘米、洗菜、洗衣服等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进行着。

到了夏天的午后,小河则成了小孩们的天然泳池和乐园。从踏渡台阶上跳入河中,溅起好大浪花,同伴们一起在水里相互追逐嬉戏发出阵阵欢快的笑声。

暑假里往往会在大热天去小河河滩边缘或踏渡台阶边,拿着自制的用旧海棉拖鞋剪成的海棉小圆粒作为浮子,穿在细线上,线的一端挂着用缝纫针经火烧红弯成的钩子,另一端挷在竹竿上作为钓具。钩上饵料只是用手拍到的苍蝇、潮湿泥土里挖出的蚯蚓或米饭粒,钓着鳑鲏、鲫鱼和浮在水面的鲹鲦。如果运气好的话,可钓个好几十条鲹鲦鱼哪。

小河踏渡台阶或河滩边的水下,往往会吸附着很多螺蛳,用手去摸上一会儿就是一盆,回家剪去螺蛳,再放养二、三天,如果水面滴上几滴菜油,则更容易将螺蛳体内杂物和繁殖期的小螺蛳释放或养出来。锅烧红用菜油将螺蛳炸一下,放入豆瓣酱、姜末和葱花进行烹饪,一盆美味的酱爆螺蛳,就这样出炉了,相当的美味。

小蝌蚪大量繁殖的季节里,捉上几十条带回家,养在盆里。常去换换水和捞一些绿浮萍喂食,精心的饲养着,看着它慢慢长大,到也是一大乐趣!

家旁边有个竹园,在春天春笋裹着浅褐色的外衣,头顶缀有黄色穗子的帽子,带着晨露破土而出。不时会去竹园与茁壮成长的新竹比下高低,看着它节节长高,与其它竹子园融为一体。

偶尔在炎热的中午,冒着酷署爬上竹子或树上去捕捉知了。将抓捕到的知了放入小竹笼里,挂在房前屋后,聆听那委婉动人,悦耳的叫声。心里会生起一种喜悦的感受。

蔬果社菜地种植着原生态、自然生长的蔬菜,翠绿爽口的黄瓜、从淡绿色到成熟期红彤彤的番茄、个大浑圆的冬瓜和挂满枝头的豇豆……

夏天房前屋后或天井,用竹竿四周竖起并相互固定搭起一个顶棚。中间用绳索或铁丝按一定间距掤紧,使其承受一定重量,便于爬藤作物生长。常种植些丝瓜或杜瓜,而且还可在棚下纳凉,当顶棚挂满长条丝瓜或绿油油的杜瓜时,会有一种成就感。生长初期的丝瓜可作蔬菜食用。成熟了丝瓜筋是一种中药材,也可用于洗碗。而杜瓜进入成熟期,金黄色小球挂满整个棚子,更有着一种丰收的喜悦。杜瓜的外壳也是一种良好的中药材,瓜籽是美味的休闲食品。

然记忆最深还是在夏季大热天晚上,坐在屋前竹椅子上,揺着扇子乘着凉,到差不多时候,从井里提上来经天然冰镇的大西爪,看着大人用刀将西瓜切开,垂涎欲滴,猛地吃上一口,透心的凉快。

那时邻里间见面相互热情的招呼,夜晚搬只櫈子坐在老房子天井里,几个小伙伴围坐一起,全神贯注地聆听老人讲聊斋故事。讲到动人处伙伴们会露出一脸惊恐、害怕而又严肃的样子,那神情现在还记忆犹新。

放学回家则先作业做完,如果碰到难做的题目,只能拖到晚上在白炽灯下继续了。不完成作业是没法去外面玩。那时候最喜欢看的小人书是智取威虎山、红灯记、小兵张嘎和雷锋等。

在弄堂、过道或天井里玩着官兵捉强盗的游戏,往往会玩到晚上,满头大汗的回到家里,遭到的是大人一顿严厉训斥。

那时玩的项目可多了,男伙伴们玩着抽陀螺、打玻璃弹珠、弹弓、玩烟壳、扳夹夹、打铁板、滚铁环、飞洋片、斗蟋蟀、纸折飞机,放风筝、吹肥皂泡,捏泥人等,而女孩则载灰子、跳橡皮筋、锡毽子和跳格子。男女小伙伴也会在一起玩挑崩崩等等,欢乐的童年总是让人难以忘怀。

载灰子与锡毽子是小时候女孩子钟爱的游戏,而灰子和毽子往往她们会自己动手或请大人来制作。一只手向上抛起灰子,在抛起的一刹那,另一只手在桌面迅速完成造型或排列,踢毽子时则双脚左右开弓踢出花样,当然还要看谁踢更高。

灰子用的布袋是用棉布按所做尺寸裁剪好进行手工缝制,尔后往布袋里面充填上米粒或砂子,为了结实也为了不让里面装的不外漏。四周针脚缝得既小又密,毽子材料是公鸡或鸭子的羽毛,用三根均匀挷在一起,下面用钮扣外包裹棉布固定住,让羽毛重心朝上能竖起,游戏用的小工具也就制作完成了。

那时小街上或弄堂里,不时会听到小商小贩挑着货郎担叫卖的吆喝声,鹅毛、鸭毛甲鱼壳,来换一些日常生活用品。斩白糖、绕小糖只是小孩最喜欢吃的零食。

会修理有手艺活的生意人则吆喝着揽活,修坏的棕绷、洋伞、磨剪子抢菜刀和修盆补缸等。

小时候能吃到几分钱一支的棒冰,一、两角钱一瓶汽水和麦芽饴糖等则是莫大的享受。

由于居住条件限制,自来水管道还没有接到每家每户,往往几十户人家合用一个水龙头,须有专人来管理。有时调皮的同伴会手摇着挂有铁锁的水龙头将其打开玩酷,往往会受到管理员婶婶追赶和严厉的斥责声。记得那时一角钱可买六桶水,接水后拎着满桶水走回家,往往会不小心溅湿裤脚管和鞋子。

管理公用水龙头的婶婶住在河边,一只手好像有点残疾,时常拎着一个存水票的小木箱子,去挂在水龙头边上。我们去拎水的时候,会把水票放进木箱子里。婶婶的老公喜欢喝酒,傍晚摆出一只小木櫈,弄几个小菜喝上几两。而此时的婶婶则拿着装满鸭子食物的盆子,并把盆子敲的叮当作响,嘴里喊着“啊,咧咧咧,咧咧咧”的呼叫声,把鸭子赶上岸。大人们也会到他家里去买些鸭蛋,用盐腌制,夏天吃到冒着油的咸鸭蛋,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奢望了,这些都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。

韩家埭的往事记录着童年,无论过去年,在自己一生的记忆里,都永远无法抹去。

背起书包行走在石板路幽静的小巷,玩着童年有趣的游戏,聆听悦耳的知了声,垂钓着清澈河水里游动的鱼儿,摸着水下的螺蛳,这些都历历在目,不时在脑海里浮现。

节节长高的春笋,自然生长的蔬菜瓜果,顶棚挂着的丝瓜,井里提上来的西爪,虽那时食品缺乏,但都是无污染环境下自然生长的。

在小河踏渡边洗菜、洗衣服的大人,赶鸭子上岸、管水龙头的婶婶,吃力拉着装满豆制品铁管平板人力车的店老板,他们的身影时常在脑海里浮现。

韩家埭曾经童年生活过的地方,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和美好回忆。童年曾经拥有的那份无忧无虑和快乐,将伴随未来!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